二语习得中语言迁移现象与高职英语教学

2010-10-04 19:29:29   Tag:

英语学习方法

 

英语学习工具

 

能飞英语网

 
   我要评论(0)

二语习得中语言迁移现象与高职英语教学:二语习得最容易的地方恰巧是学习者感到母语对二语最有帮助的那些领域。因此二语习得研究者一定要加强对语言正迁移的研究,以谋求更好的教学效果。

一、语言迁移的相关理论研究

语言迁移现象的研究源于西方国家,二战后美国涌入大量移民,双语( bilingualism)现象研究成为当时语言学研究的焦点之一。Weinreich ( 1953)讨论了两种语言发生接触时,操双语者所遇到的出现在语言中的音位、词汇、语法等各语言层面上的干扰现象。尽管他研究的重点是美国英语(对新移民来说是第二语言)对他们使用母语的影响,同时也强调这一干扰现象是对双语中任何一种语言标准的偏离,即双语学习者的二语干扰母语,母语也同时干扰二语,而无论那一种干扰都引起语言迁移现象。于是语言学家们开始对语言迁移展开了马拉松式的探讨。从其兴起至今,二语习得研究领域经历了对比分析假设为主导的理论模式和中介语假设为主导的理论模式两个历史阶段。

1957年, Robert Lado在研究跨文化语言学时指出:“学习者往往将祖国的语言和文化中的结构、词义和词序迁移到外国的语言和文化中去。”他的《跨文化语言学:语言教师的应用语言学》一书旨在解决外语教学中的第一语言迁移问题。Lado首先提出了一种语言对比研究体系,在语言的不同层面(音位、语法、书写和文化等)上系统地、逐一地对比第一语言和第二语言;对比的研究方法基于语言迁移假说( language transfer) ,同时其研究目的又是为了解决阻碍第二语言习得的迁移(“负迁移”)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推动迁移研究的是基于普遍语法的标记理论。该理论把语言差异和标记关系结合起来解释迁移现象,克服了行为主义迁移观的不足。20世纪90年代后, Chomsky的原则和参数理论被引入语言迁移研究,中介语表征中的迁移问题成为研究者争议的焦点。Chomsky认为:语言表达可以无限地利用有限的表达手段重构生成新的语句。他的语言观诠释了语言迁移现象的存在。Chomsky认为,通过研究单一语言,我们可以识别语言的普遍特征,并且以此方法可能发现语法高度抽象的原则,这些原则可以限制具体语法形式。在第二语言习得中,它的涵义就是找出母语和目的语之间的相同之处,然后再利用母语的规律来学习目的语。

二、语言迁移的涵义和分类

在应用语言学的研究中,不同的研究者从不同角度出发往往会对同一术语有不同的理解。根据D. P. Ausubel的认知结构迁移理论,迁移是一种认知活动,体现了个体主动的心理加工过程。Odlin认为:迁移是由先前习得的任何语言与目的语之间的共性和差别而引起的影响。在他的定义中,先前习得的语言主要是指母语。因母语和目的语之间的共性而引起的迁移称为“正向迁移”;学习者把母语中的知识不恰当地运用到目的语中,这叫“负向迁移”

Faerch和Kasper下过这样的定义:“语言迁移是一种心理过程,在此过程中,第二语言学习者激发起母语知识去发展或使用其中介语。”因此,中介语越靠近目的语,母语的负迁移就越小,学习者的外语水平也越高。外语的学习过程是一个不断向目的语接近的过程,随着目的语知识的增加,学习者不断克服各种迁移,最终实现学习的目标。Rod Ellis认为语言迁移指的是学习者将他们所掌握的有关母语的知识运用于外语学习的一种过程。它可分为正迁移与负迁移两种形式。只有当学习者的母语知识与其所学的外语知识存在共同成分时,其母语才会在学习者的外语学习过程中产生正迁移,反之则产生负迁移[ 2 ]。

三、第二语言学习中语言诸要素迁移现象分析

(一)语音迁移

语音是语言的物质外壳。语音迁移是最为突出的语言迁移现象。汉语和英语的语音体系有着明显的区别:两种语言对语音的音高、音强和音长的敏感程度各不相同。英语对音强变化非常敏感,它强调重音的作用,因此被列为重音语言。汉语则对音高变化比较敏感,是典型的声调语言。对于音长的敏感程度英语比汉语要强烈。在英语中元音的长短、松紧可以区别词汇意义,例如: beat [ bi: t ] (敲打)和bit[ bit ] (少许) , fool[ fu: l ] (笨人)和full[ ful ] (满的) 。然而在汉语普通话里却没有这种元音的松紧、长短的对立。这些不同点构成了学英语的中国学生发音上的障碍。那么英语和汉语有无发生迁移的可能性呢? 答案是肯定的。绝大部分中国学生一般发下列音素没有障碍: [ p ]、[ b ]、[ t ]、[ d ]、[ k ]、[ g ]和[ f ] ,因为它们在汉语中均能找到发音部位和发音方法基本相同或相似的对等音素。英、汉语中的许多拟声词在发音上有相似之处,如clatter与“咔哒”,mamma与“妈妈”等。一些外来词大都发音近似。例如: guitar———吉他, sofa———沙发。一些地名、人名、货币名称等也属于这种情况。这些都说明在语音领域汉语和英语可发生正迁移。

(二)词汇迁移

词汇是语言的基础。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学习,我们已经将某些话与特定的图片或概念合并起来。学习外国语时,本族语词汇系统的迁移是不可避免的。初学外语的学生总是力图去寻求一对一的英汉词汇意义的对应。但不同语言中的大多数词的音、形、义是不同的。例如表示颜色的词似乎完全对应: black———黑,white———白等,但有时也有差异:红茶———black tea, 黑面包———brown bread。虽然词汇的负迁移常常影响语言学习者对二语的习得,但并不意味着词汇正迁移现象的消失。例如,英汉两种语言的词汇在词性方面是基本对应的。它们都包含了名词、形容词、副词、动词、连词、介词等词性,因此在英语的词性搭配上只要按照事先通过汉语所形成的一套相关图式进行便可省时又省力。汉语中某些成语和谚语与英语中的相似,如英语中的“Kill two birdswith one stone. (一石二鸟) ”和汉语的“一箭双雕(One arrow, two hawks. ) ”意义相同,表达相近,二语学习者理解起来就容易多了。

(三)语法迁移

语法最能体现语言的民族特点。英语和汉语分属于不同的语系和语言类型,差别很大。英语语法研究内容较汉语丰富,如:英语的谓语动词有人称、时态、语态、语气等形态标记,汉语的谓语动词没有任何形态标记;英语的非谓语动词有不定式、- ing分词和- ed分词三种形式,汉语的非谓语动词都用原形;汉语中有语气助词,英语中没有语气助词等。英汉语的句型系统在一定的程度上具有相似性或存有对应关系,如: SV———主谓, SVC———主系补, SVO———主谓宾, SVA———主谓状等。汉语与英语在句法上的基本结构是相同的,都有诸如陈述句、否定句、特殊疑问句、感叹句、被动语态等句法形式。中国学生在英语学习中遇到此类句法时只需将其通过汉语所形成的有关此类句法方面的语言图式与英语材料对应起来就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例如:
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 China has a long history.
祝你成功! ———Wish you success!

英语和汉语都有时态问题。但英语的时态种类多,构成形式各不相同。英语动词随着时态的变化而变化,而汉语动词无形式的变化,表现动作发生的不同时间是借助“曾经”、“已经”、“正在”、“将要”等表示时间的副词或是利用“了”、“着”、“过”等后缀来表达的。由于中国学生习惯于拿汉语的模式套用英语的语法,尤其是在学习一般过去时和现在完成时中,最容易出现以下的错误:
他已经入党两年了。He has joined the Party for twoyears.
他已完成作业两个小时了。He has finished hishomework for two hours.
以上错误的出现主要是同学们对join, finish这类动词的性质不清,不加分析地按照汉语思维翻译成现在完成时的句子。这类动词属于瞬间性动词,在现在完成时的句子里不能和表示一段时间的状语在同一句子中出现,而只能与表示过去的时间状语连用。上述二例的正确表达方式应为:
He has been a Partymember for two years.
He finished his homework two hours ago.

(四)文化迁移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两族的文化差异导致了汉英词汇内涵意义各异。以颜色的内涵意义为例,红色在汉语中象征顺利、成功,如“红运”,而在英语中,红色没有相对应的内涵意义;在英语中蓝色可表示沮丧、忧郁,如He is lone2some and blue. 而汉语中的蓝色无此内涵意义。又如英语中的“dog”和汉语中的“狗”其指称范围完全相同,但其内涵意义却相差甚远。在汉语中,经常有“狼心狗肺”、“狐朋狗友”等贬义词,因汉语中的“狗”一词常常带有“令人讨厌,卑鄙”等不好的内涵意义,而“dog”一词英语里常常用来表示“忠实”、“友好”、“可爱”等好的内涵意义。例如“You’re really a lucky dog. ”(你真是个幸运儿) ;“Love me,love my dog. ”(爱屋及乌) 。但“dragon”在英语文化中代表邪恶势力,含贬义。因此我们在汉语中把韩国、台湾、香港和新加坡称为“四小龙”,其对应的英语则是“four tigers”。

四、如何利用语言迁移改进高职英语教学

母语对目的语的影响不仅仅是在语言输出上,而且还包括母语对于目的语输出过程中的中介作用,特别是对二语学习者认知处理和逻辑分析的影响。迁移在二语言习得中起着重要作用,你无法消除来自母语的干扰。那么教师在教学中应通过不同的教学手段使母语的干扰降到最小限度,充分发挥母语正迁移的作用。

(一)教学中注重语际共性和异性平衡

语际共性即目的语的各个层面(词汇、句法、语法、语义、语音及拼写等)和母语的各个层面相对应或近似对应的语言现象,它能使学习者很容易地理解并掌握目的语。预计共性赋予学习者一份特殊礼物— - 潜在认知。然而,这种语际共性不容易觉察。所以给学生明确的指导以激发他们对语言感知力是可行的。首要的方法就是在教学中注重语际共性和异性平衡。在一个更加平衡的教学方法中,分析教材时,不但要注意语际异性,而且要同时注重语际共性。这不仅是可以的也是可取的。可行性表现在无论学习者的母语和目的语在类型学上差异有多大,预计共性都会出现在语言学习中。可取性是如果教师更加详细地分析两种语言,从中发现语际共性,就可以增强学习者的学习信心。这样,既可以避免过分强调两种语言的差异,又可以避免过分强调母语负迁移带来的负面影响,避免学习者由此形成的错误概念,认为母语在外语学习中只能起到阻碍作用。

(二)母语与二语对比教学

Stockwell建议语言结构比较应该基于乔姆斯基的转换生成法。通过对短语结构和每个语法的转换成分比较,可以设计练习“帮助学生将其不熟悉的每一个核心类型的每一个转换规则内化”。在语音方面, 汉语学习者常将“thank”中的[θ]发成[ s ] , [η]发成[ n ] ,这是因为汉语中没有[θ]、[η]音素。但反过来,汉语中已经存在的音素在英语学习过程中,则会促进英语学习。在词汇方面,要打破学生寻找中文等价词的幻想,鼓励学生充分利用字典,养成阅读英文注释的好习惯。如将“妈妈叫我做作业。”翻译为“Mother called me to do myhomework. ”是错误的译法,错误在于将“call”与“叫”当成了完全对应的等价物,实际上汉语“叫”此处是“要”、“让”的意思,英语对应为“ask”。另外,英语词语的搭配也需要注意,避免负迁移的产生。汉语中同为“看”,英语中“看电影”为“see the film”,“看电视”为“watch TV”,“看书”为“read a book”。

在语法方面,教师对于英语中特有的语法现象和特殊句式要予以足够重视,详细讲解。比如,英语属于有形态标志的语言,名词有格和数的变化,动词有时态、语态、语气的变化。汉语中缺省的这一部分规则就容易造成学生学习英语的负迁移。在语序方面,汉语和英语句式差异很大,但在陈述句上,二种语言的语序大体相同。对于相似性的句式加以强调,既能增加学习信心,又能使其容易接受句子语序。在这一基础上再扩展句子的否定、疑问形式,使学生利用母语正迁移轻松学英语。

(三)改善学生对语言距离的觉察力

学者们经过研究发现语言迁移是有制约条件( con2straints)的。可迁移性( transferability)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这与学习者所感知的第一语言与第二语言的距离有关。随着习得者在语言和知识上的进步,他们对两种语言的距离感也随之改变,负迁移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小。Corder提出了语音迁移和句法迁移的区别。他认为在语音习得过程中母语音素的组合不断发生,而在句法习得过程中,第二语言习得的“出发点”不是母语,而是一个共同的“出发点”,即共核( universa2core) 。他还认为应该将借用( borrowing)和结构迁移( structural transfer)相区别,前者是表达策略(per2formance strategies)问题,后者则与语言学习有直接联系。Ringbom在研究语言迁移时进行了一系列的实验,实验初衷是要证实二种语言间的差异形成的负迁移。结果却出乎意料地得到了相反的结论:注重正迁移更有利于二语习得。他认为当人们学习另一种语言时先觉察到的是相似性,而不是差异性。他主张拿相似性充当标度丁,让学习者利用已有的知识,把新的信息悬挂在上面促进学习。

对于英汉这样完全不同语系的语言来讲,语际共性引发的相似性甚小不易觉察,教师在授课时应发挥丰富的文化知识,改善学生的语言距离觉察力,使其多多联想二语与母语相关联的信息符号以促进二语习得。语言间的诸多共性决定了二语习得中正迁移的可能。在英汉共性研究中,人们发现二语习得最容易的地方恰巧是学习者感到母语对二语最有帮助的那些领域。因此二语习得研究者一定要加强对语言正迁移的研究,以谋求更好的教学效果。
[ 发布:能飞英语网    编辑:能飞英语网 ]
0
0
QQ书签  百度搜藏  Google书签  新浪ViVi书签
雅虎收藏  分享到校内人人网  收藏到豆瓣  收藏到开心网
能飞英语网欢迎您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媒体报道